全民集運正文

乾隆南巡揚州時的三件“新鮮事”

時間:2020年12月01日 17:04  稿件來源:北京晚報


資料圖 2017年盧溝曉月廟會還原乾隆出巡場景 劉平 攝

  乾隆皇帝在位三十三年間六次南巡,揚州是必駐之地。當時路上都有行宮,一般是寺廟或舊官署改造而成,揚州行宮一座在天寧寺,一座在高旻寺。皇帝巡行路上有不少景觀以備遊賞,其中多是私家花園。揚州鹽商憑借朝廷特許專營,壟斷天下鹽業,個個富甲一方,為了迎接皇帝,他們佔據河湖山坡,營造景觀園林。康熙南巡時這樣的私家花園有八處,乾隆時增至十八處。

  乾隆六十年(1795),清代戲曲作家李鬥,親眼目睹皇帝南巡過程,他結合有關文獻寫成《揚州畫舫錄》一書,附錄《工段營造錄》記錄營造工程,大抵“增榮飾觀,奓(古通‘侈’)而張之”,難盡其書。其中有三件新鮮事,記錄如下。

  第一件事就提到了製作“檔子”的辦法。揚州八景中有“華祝迎恩”一項,它指是從高橋至迎恩亭迎接皇帝,河兩岸排列著大大小小的“檔子”。“檔子”全部是人造景觀,分大、中、小三號,這些“檔子”的後背用板墻裝土固定,突出部分稱“手卷山”,前面部分露出的樓宇山墻用花瓦裝飾。“手卷山”下部用太湖山石,其間種植樹木,有松、柳、梧桐、綠竹等植物,另外還有一些“通景畫”。所謂“通景”,是郎世寧等洋人傳入的一種西洋裝飾畫,“檔子”的天花頂棚,畫有藤蘿架,極為逼真,在墻面則畫成門廊房舍,透視遠景。“檔子”借用此法,虛實結合,成為一景。“檔子”尾部是竹子搭建的“彩樓”,其中有五座三間的“香亭”,三面飛檐,上鋪用竹子仿造的各色琉璃瓦,最上檐用黃琉璃。室內也有各種裝飾,比如落地罩、五屏風、插屏、戲屏等,桌架上還有古器皿和古書。“香亭”四面無墻,周圍種竹,上覆“錦棚”,棚上面畫著各種仿生的花、葉、草等。總之“檔子”就是一路大型“臨建”,快速搭建,快速成景,沒有地基,不動土石工程,純粹為皇帝觀賞。因為承建的鹽商,極盡豪華,有時連乾隆皇帝都覺得鬧得慌,有詩雲“夾岸排當(檔)實厭鬧”。

  第二件就是提到了“裹角法”。《工段營造錄》記:“湖上地少屋多,遂有裹角之法”。它説的是江南一帶,房屋緊湊相連呈三面圍合的內天井式。東西兩廂房建成各式各樣,而且南方的廂房和正房不像北方官式建築兩兩分開,南方的廂房和正房連成一體,屋頂互相搭插,“屋多則角眾,地少則角犄,於是以法裹之”,也就是把眾多屋檐“裹”在一起。在北方官式建築中沒有這種構造,對當時的北方來説,是一種新鮮技法。

  第三件叫“西洋撥浪”,《工段營造錄》載有“亮鐵槽活”的工種,主要是製作鐵門鈸、門環、門軸等。其中有一種叫“撥浪”,曾引起一些誤解,有人認為“撥浪”是英文“plan”的譯音,但“plan”中文譯為“計畫”,與“亮鐵槽活”無關。後來查《牛津-杜登英漢圖解詞典》,發現有“bolt”與漢譯“撥浪”相近,譯為“門閂”,圖上表示是鐵制的鎖舌。這是西洋傳入的門鎖結構,不過,清朝康乾時期,來華供職的洋人和他們帶來的物件多用法文,再查英法文對應詞典,發現英文“blot”的法文為“boulon”,讀音“布隆”,和“撥浪”音近,那“撥浪”應該就是指門閂。

  另外,“亮鐵槽活”中所載有這樣一句:“有無樓子,西洋撥浪”,這為今人的斷句,並不通順,感覺不妥當,似乎應斷為“有,無樓子西洋撥浪”。“樓子”應是“耬子”,這是一種開溝並播種的農具,上面放一個盛放種子的木匣,有一個插板,用以控制種子出量,稱“耬子”。“有樓子”就是有可控開閉的門鎖構造,與播種的可控木匣“耬”相似,“無樓子”就是無此構造,這樣的解釋似乎就合理了。

【全民集運】

  • PRINTED BY:H K CHINA NEWS AGENCY LIMITED 30/F.,Global Trade Square,21 Wong Chuk Hang Road,Southern District,Hong Kong
    Tel: (+852) 28561919 Fax: (+852) 25647453